不是台灣人的台灣人 渡邊先生的一億元手作烏龍麵

2020/03/05 12:19
記者|林翠玲  圖|林翠玲地區:台灣台北

渡邊先生打掃整理完烏龍麵店已接近午夜,接下來準備開始製麵,除了路上呼嘯而過的車聲,剩下的是抽風機隆隆作響。拿起水桶盛水倒入鹽巴、開始攪拌,調配麵粉比例、揉麵,再平凡不過的麵團,在重覆多次的”成形-醒麵-桿平”程序,無法省卻的時間等待和手作的誠懇搭配,靜待一晚熟成後,厚工好味的讃岐烏龍麵基本雛型即完成。而在這製作的漫漫時間中,正是他自我對話與思考的時間,更是一位在台灣創業日本職人的反芻。

2010年10月,伊呂波烏龍麵在東京原宿開業,當時的渡邊先生是專業經理人,主要負責外場接待。開幕前一天,負責烏龍麵製作的師傅突然說不做,他臨危受命、徹夜學習,開幕當日硬著頭皮上場,戲劇性的和烏龍麵結下緣份。或許是勇敢的展現,生意格外的順利,老闆接著提出展店的想法。

在成本、風險競爭性、未來性等等的多方評估及台方開發集團的極力邀約下,做出海外展店的決定。帶著公司3000萬日幣(台幣約1000萬)投資金來到苗栗,並於2013年5月開業,依計劃中的預期進行,每天大排長龍,盛況空前。正開心策略奏效的同時,因該集團整體開發案的進度延宕,人潮不再,店務、人事管理也在經營理念、文化衝突之下,讓他束手無策、望天興嘆!

他說,記得第一次店裏的工讀生,在下班時非常大方的揮手跟他說:老板,拜拜喔!讓他頓時不知讓如何回應,疑感不已。在他的世界,日式的上司下屬、尊卑關係嚴謹的文化中,這是他無法理解的行為。但也因著殊如此類的事件,讓他不斷去反思、學習了解台灣的人文,即便生命中已經歷波瀾萬丈,仍不敵此刻超越單純商業範籌的衝擊。最後,業績每況愈下、不得不認賠退場。離鄉背井、異國打拼的他,從雄心壯志的海外開店到進退兩難的冏境,真的是一言難盡。俗話說:上帝幫你關上了門必定會替你打開另一扇窗,讓他重摔一跤,同時又給了他一線生機,藉由進駐台積電設攤的機會,讓他歸零的心,找到再次站起來的希望。

我真的是一個"壊人" 但我現在很認真!

一年的台積電沈潛和磨刀,在堅持天然、不添加多餘調味,以提供最道地、温暖的日式家庭料理的真心,累積了第一桶金在新北市南勢角重新開店。這次開店,他衡量實力,以一個人也可以經營的小店,找到方向重新定位。採訪告一段落,在製麵影片拍攝時,渡邊先生說了一句:我真的是一個"壊人"!讓話題重起。

他說,畢業後很幸運的進入本田技研(HONDA),也就是世界知名車廠本田的研發中心,以高中學歷來說,能有這份工作在當時是讓人羨慕。但是不滿足於現狀的他,進人到所謂八大行業的花花世界,因為察眼觀色的手腕能力極佳,讓他攀爬到非法賭場的經理人,往來的客人遍及政界高層、影視時尚名人等,每日經手的金額高達3億日幣(台幣1億),個人最高收入三個月800萬(近台幣300萬)。他說,最後,只想著如何讓對方從口袋掏出更多錢?扭曲的價值觀,帶著他往破產的衰敗人生前行,導致家人受到身心的巨大傷害,自己也遭到逮捕緩刑定罪。

愧對家人 在台灣重新找回自己

身為人子人夫人父,渡邊先生覺得自己都交不出及格的成績單,但在台灣經過不斷反思和對話,終於找到新的人生方向。手工烏龍麵雖然辛苦,但是不添加和新鮮現作,是他的堅持。很幸運的,現在的工作伙伴中,有一位傑出的員工,已經通過他的傳承認證,成為伊呂波手作烏龍麵在台灣的第1位女弟子。Q彈有嚼勁的伊呂波烏龍麵,是依照台灣人的口味不斷調整後,最好吃的比例配方。他說:在台灣因為温度、溼度落差大,製作過程也必須隨時調整,但基本的品質是必須堅持的。

每當烏龍麵被送到客人面前,回報得到的滿足笑容,是他最大的成就!

問到渡邊先生未來想做的事,他想了二秒說,目前為止的人生,經歷學習了很多事,今後也將持續學習。來到台灣之後,讓我更確認一件事:《每一個人都有完成任何事的能力,只要肯做》。相信有很多正在工作上遇到困難或困惑的人,希望能夠分享自己的心得,給予小小協助。當然,做好吃的食物給來到店裡的每一位也是我非常樂意、持續努力做的事!

延伸閱讀:台灣真人物專區